新闻中心

您现在所处的位置:果博官网-果博app-果博手机版 > 新闻中心 >

茅岩莓茶的传说

  茅岩莓又名土家甘露、土家神茶、观音草等。其有效成分主要是二氢杨梅素、黄酮,同时含有亮氨酸、异亮氨酸、蛋氨酸等人体必需的17种氨基酸和钾、钙、铁、锌、硒等14种微量元素,其中黄酮最高检测含量为9.31%,是目前发现的所有植物中黄酮含量最高的,被称植物中的“黄酮之王”。据史书有关故事的最早记载在公元937年,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,土家人食用茅岩莓的习俗也成为土家文化的代表之一。

  1370年明朝洪武年间,覃垕为反抗明皇朝的,在张家界永定区温塘镇茅岩山上揭竿而起,统领义军杀富济贫,抢州夺县,形成了一支强大的地方军。朱元璋惟恐义军夺他江山,急调25万大军征剿,经过半年的激战,由于官兵人多势众,义军被围困在茅岩山一带。

  因义军缺乏粮草,伤兵众多,加上山中阴热潮湿,许多人伤口溃烂,多数患有哮喘病,致使军心涣散,战斗力几乎丧失。就在义军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一位百岁道翁从武陵云雾山中采来一背篓的“神茶”与伤兵内服外用,治好了义军的哮喘、刀伤、腹泻、风寒、炎症等疾病,使义军重振雄风与官兵激战。

  当时覃垕自封为王,就在他的兵被困在茅岩山一带的七年中,伤兵们都因采用神茶治伤、消炎而得救。于是便有了神茶救兵的故事,一直流传至今,也为茅岩莓增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今天张家界的很多故事都来自于明王朝大战土家覃垕王时的典故。从此当地的土家族人将茅岩莓奉为“神茶”,并常年饮用来防病治病。

  《明洪武实录》卷六十四上记载:“洪武四年四月戊子,中山侯汤和师克归州李逢峰火山寨,分遣南雄侯赵庸、宣宁侯曹良臣帅兵取桑植(司)容美洞。及会江夏侯周德兴,合攻茅冈覃厚。”

  历史记载,洪武十八年,覃垕王所带领义军在抵抗明太祖朱元璋部队时,意外的在茅岩河一带发现一种神奇的植物。该植物外用可以消肿止痛,内服可以提神养气。也正是因为这种植物的出现,才使覃垕王抵抗朱元璋部队长达七年之久。

  《永定乡土志》记载:在明初大庸茅岗土司覃后把用该植物制成茶,定名为“土司王茶”,并将之作为贡茶,向历代朝廷进贡。

  洪武十八年(1385年)土家族人在湘西南一带发现了一种神茶,用其冲水饮用,能抵抗多种疾病,并认为这是上帝恩赐给土家人的一种奇世珍宝。纯朴的土家人为了遵照土司王的政令,特将上等神茶制成精品向土司王朝贡,故称“土司王茶”。

  但因土司王茶每年产量不多,且产地崎岖难走。因此,土司王下令,此茶,只能本土买卖,不得外传,若发现私卖者,杀无赦!而此茶也成为土司王的专供,当地百姓家贮存不多。偶尔外乡人经过,想买茶也购不到。

  《明史》卷二百九十九列传第一百八十七记载:“...乃穷搜博采,芟烦补阙,历三十年,阅书八百余家,稿三易而成书,曰《本草纲目》。增药三百七十四种,厘为一十六部,合成五十二卷。”

  名医李时珍查阅古书记载:“洪武年间,太祖皇帝征讨覃厚王,敌方伤亡惨重,后经一种‘野藤’治疗,效果神奇。”经多方打探,方知此物长于大庸卫之林,别处无。公元1561年,大庸卫正逢各大土司之战,李时珍首度进入大庸卫,饱受战乱之苦,举步维艰,寻,未果。公元1568年,李时珍再入大庸卫,因山林多雨、地势险峻,难以前行,最终弃之。公元1578年,李时珍时年花甲,最后深入大庸卫,寻找神草,其足迹遍布山林、风餐露宿。因年事已高,无法攀援悬崖峭壁,最终,败兴而归、遗憾终生。

  公元1593,时珍病,招其子于榻前,言:“余此生心愿了之,唯二事终难如愿。一则,书成,却未将上之朝;二则,先人所载,太祖期间,神茶救兵具奇效,父此生三入大庸卫,终不得见,为此生之憾也!”线、清末·莓之奇

  清宫医案记载光绪皇帝的病案:“耳鸣脑响亦将近十年”。“进膳不香,消化不快,精神欠佳,肢体倦怠。”“素号名医,却不如乡间一草尔。”

  公元1878年,光绪帝老师陈子贺先生回武夷山省亲,途旅永定县(今日张家界天子山)听当地一位百岁老人讲述一能治百病之神草。

  而此时正值光绪帝患病之际,脉案记载:“面色青黄而滞,左鼻孔内肿痛渐消,干燥稍减,时或涕见黑丝。”皇太医的药方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过而复发。程先生听见传闻,顿觉帝之病有望痊愈,大喜。

  光绪饮后感觉味道奇佳,便经常泡饮,神奇的是不到半年,声音也洪亮了,红痘和黑斑也消失了,皮肤变得光润,光绪皇帝十分欢喜,即要人拟旨,命此茶为“天子神茶”。陈子贺先生闻之,急奏请皇上,若皇上将此茶降旨为天子茶,百姓谁敢喝?请皇上恩准,将莓归还给百姓吧,造福您的万民。光绪见陈先生献茶有功、说得有理,特准奏老师的请旨,于是皇帝降旨为“土家神茶”,然,土家人需每年进贡神茶,专供皇室享用。

  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:“形不足者,温之以气;精不足者,补之以味。”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:“虚者补之”,“损者益之”。《神农本草经》云:“疗寒以热药,疗热以寒药。”

  公元1878年,茅岩莓茶首次进入清宫,进贡给光绪皇帝。光绪帝得茅岩莓,服之效果奇佳。在其所著“病原”中记载:“素号名医,却不如乡间一草尔。”事后,御医们潜心钻研莓茶之药性,以医帝之病。清末《崇陵传信录》记载:“御医得其草,心喜。其色不扬,闻之清香,味苦后甘。入汤,色亮。帝饮后数日,脉不复细弱,宏健有力,是可谓神草也!”

  野史记载,御医屈贵庭曾言:“此草效果神奇,可与其他药物通用,无禁忌。性微凉但平和,前所未见。此生得见此物,余生足矣。”